{ganrao}
×
聯系我們
  • QQ客服
  • 客服電話
    025-86700522-805
  • 官方微信
  • 現代客服
返回頂部
.clear

媒體中心

Xiandai Group

丁伯康博士:“十四五”將成為地方政府融資平臺轉型的分水嶺

文章來源:『現代咨詢』公眾號作者:現代研究院
時間:2020-01-03 16:17 訪問量:
2019年12月19日,丁伯康博士應江西城市開發建投投資協會的邀請,在第四屆四次理事會暨專題研討會上為與會代表作了《面向“十四五”的城投公司戰略規劃和發展定力》專題報告。丁博士的報告以面向“十四五”為背景,從政府投融資平臺轉型態勢分析與研判、地方政府及平臺公司債務管理與?;?、政府投融資平臺“十四五”規劃與發展定力三個方面展開,聚焦于城投行業當前發展中的核心問題,他明確提出在當前高質量發展的歷史機遇期,城投行業也面臨著諸多機遇和挑戰,特別是即將到來的下一個五年,更是如此。儼然“十四五”已成為城投公司全面轉型的決戰期和分水嶺。

安徽省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www.asiiia.com


640.webp (1).jpg

丁伯康博士



國家發改委和財政部PPP專家庫雙庫專家、住建部中國建設會計學會投融資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兼秘書長、江蘇現代資產投資管理顧問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現代研究院院長。

以下內容根據作者發言整理,略有刪減。

一、政府投融資平臺的轉型態勢分析與研判

當前,對于地方政府投融資平臺而言,面臨著復雜的形勢變化,這里既存在著機會,亦伴生著風險。具體而言,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政府投融資機制逐漸成熟,倒逼平臺公司重構

自新《預算法》和國發〔2014〕43號文之后,國家又陸續出臺了多個配套落實文件和負面清單文件,政府融資機制的政策體系基本健全,平臺公司目前面臨新的運作態勢和變化。在當前政策開始執行到位、明渠日臻完善、融資機制逐漸成型、剛性約束建立的情況下,平臺公司的政府融資職能將面臨嚴重的沖擊和擠壓,這勢必倒逼地方政府重新對平臺公司的職能和使命進行定位。

(二)政府開始高位推動,平臺公司轉型速度加快

2018年業內盛傳平臺公司生于2008卒于2018,我們當時就認為這是無稽之談,并多次發文予以抨擊。從實際情況來看,也證明了我們的判斷。畢竟,我國的城鎮化建設和社會經濟持續發展都需要平臺公司繼續發揮作用。目前,地方政府已經從城市經營、國有資產盤活等角度,高位統籌和推動實施地方國有企業改革和平臺公司轉型工作,相關國有企業改革和平臺公司轉型的政策文件更加講求實用性和可行性。

(三)穩增要務帶來機遇,平臺公司參與基建并持續發力

從中國城鎮化發展的歷史進程來看,平臺公司的歷史作用還遠遠沒有發揮,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在新型城鎮化的背景下,在“穩增長”“補短板”的壓力下,又恰逢“十三五“十四五的更迭期,以及兩個一百年的交匯期,意義非凡。可見,平臺公司將依舊大有作為。這當中,持續發力于基礎設施建設和提高公共服務水平,將是平臺公司有效作為的著力點。

(四)地方城建資金持續緊張,融資能力分化差異明顯

平臺公司作為逆經濟的產物,作為穩定經濟增長的重要抓手,在“穩增長”“補短板”的背景下必將迎來新一輪的轉型發展機遇。但在實際操作中,由于各個平臺公司所處地區的經濟發展水平、財政實力、資源稟賦等不盡相同,其把握機會的能力和效果也不盡相同。這當中,傳統的、仍以政府信用背書的平臺公司的融資空間和生存空間愈發狹小,提早謀劃轉型并構建了自身的市場化融資能力的平臺公司將會愈發得到市場的認可。平臺公司因實力差異,融資能力分化加劇。

(五)國企改革資產整合效果初現,平臺公司無法置身其外

平臺公司作為擁有地方大量政府性資產資源的國有企業,在地方國有企業中的地位舉足輕重。隨著國有企業改革的全面深入和提速,平臺公司可充分利用國有改革的成熟思路和成熟做法,在轉型定位、經營機制和黨的建設等多個方面,向地方政府要政策、要資源,進行清晰化的改革發展。只有把平臺公司的轉型發展放到國有企業改革中通盤考慮,平臺轉型的棋盤就活了。

二、政府投融資平臺“十四五”轉型規劃與發展定力




關于轉型規劃

第一是城投管理的模式重構。面向“十四五”,城投公司要進行模式的重構,一是政府對平臺公司的管理模式,絕對不能像過去那樣,僅作為政府融資工具,要考慮它的市場生存和發展能力,要考慮政府政策的限制,需要政府從國資管理的角度管好它,同時要支持它進行市場化的轉型。二是平臺公司內部運行和管理模式改變。過去都是以融資和搞建設為導向所做的一套管理體系,現在要面向市場來構建新的管理體系。

第二是產業重構。平臺公司產業重構要求要逐步從產業運營商到產業投資資本運營商轉變,它的切入點就是從過去的城市基礎設施服務轉向城市運營服務和城市的大管家。

第三是產權制度重構。國有企業運行效率不高的重要因素就是內生動力不足,特別是管理層動力不足、產權代表人的管理激勵不到位導致的。因此就需要對其產權制度進行重構,比如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管理層持股、實施上市戰略等,這也符合國家政策要求和導向。

第四是組織管理重構。三重一大”、加強黨的領導、完善治理結構等都需要適應產業發展和自身轉型要求來構建。要改變過去權責邊界不清、管理方式混亂等導致大家積極性不高的問題,尤其需要通過制度設計來解決,比如薪酬激勵制度、績效考核制度等。

第五是資本運作升級。現在越來越多的人認同平臺公司要強化資本運作的能力。過去平臺公司在資本方面融資比較多,現在要換成投資角色,就要利用各種資本工具進行資本運作。



關于發展定力

針對平臺公司的重構與調整,我們需要堅持的是什么,需要認準什么,或者說我們的信心來源是什么,這就是定力問題,就是我們要有充分的城投自信。這種定力主要來自于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是適應外部政策環境變化。主要包括經濟環境影響、社會環境影響、產業政策影響、金融政策影響和深化改革政策影響等方面。無論外部政策形勢怎么變,平臺公司都得研究要怎么適應,從而在政策變化當中找機會,尋求發展。

第二是尋求融資平臺向高層次發展。平臺公司不可能違背“融資建設—城市運營和服務—產業投資和運作—品牌經營(資源運營)—資本運營”的發展規律。所以,平臺公司要不斷從低層次向高層次的方向發展,充分發揮產業投資、品牌經營和資本運作在推動平臺公司轉型發展中的作用。

第三是堅持融資平臺轉型道路的自信。問題和困難一定是有的,但是要堅信平臺公司只會越做越強,越做越大,這是由它的歷史使命決定的。平臺公司轉型是常態,不是一蹴而就的,轉型一直在路上,也會越來越健康。每個平臺公司轉型的差距始終存在,但關鍵是要看自己是不是每步都在提升,重點和自己比較。

第四是正確對待平臺轉型發展機遇和短板。就像當前穩定經濟增長帶來的補短板機遇,以及隱性債務化解帶來的創新機遇和平臺公司轉型機遇等,機遇始終在身邊。問題是怎么抓,關鍵是我們對政策的理解和執行水平,重點是平臺公司自身的能力能不能滿足。

第五是有效防范和化解轉型風險。轉型過程中會面臨領導更替、政策波動、體制變動、政企關系、業務轉型和人才短缺等各種各樣的風險,平臺公司應該提前考慮研究運作中可能面臨的各種風險和防范措施,加快打造市場化、實體化、規范化、多元化的淡馬錫公司,解決轉型問題。正如“十四五”正向我們徐徐而來,我們只要提前考慮,未雨綢繆,就一定會抓好歷史發展的新機遇,創造新輝煌。


640.webp (2).jpg